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 yekai   中国养猪网  
  • 2019-11-25 21:57:10
    【导读】非洲猪瘟是全球养猪业的“头号杀手”,威胁着世界上75%的生猪。2018该疫病在我国爆发后,迅速传播到全国各地,导致我国2019年生猪出栏量急剧下降,对我国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影响。笔者有幸在某大型养殖企业参与兽医防控工作,根据非洲猪...


    非洲猪瘟是全球养猪业的“头号杀手”,威胁着世界上75%的生猪。2018该疫病在我国爆发后,迅速传播到全国各地,导致我国2019年生猪出栏量急剧下降,对我国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影响。

    笔者有幸在某大型养殖企业参与兽医防控工作,根据非洲猪瘟的流行病学、感染特点、病原特性及科学检测等研究成果提出“御敌于外、截病于初”的防控理念,并在此理念下制定出基于“精准检测、风险可知、多道防线、层层滤除、强化评估、持续改善”的结构性生物安全方案,以及基于“增强免疫、提高门槛、及时发现、定点清除”的截病于初实施方案。

    在此防控方案的指导下,成功抵御了非洲猪瘟的挑战,使在非洲猪瘟主要流行区域的辽宁、河北、山西、湖南的5个大型母猪场均未发生非洲猪瘟。

    1.御敌于外、截病于初的理念

    根据非洲猪瘟虽然感染性强、致死率高,却是高度接触性传播的特点,将猪场与周边环境按风险等级实施分四区、管四流的结构设计,布置四道防线,层层滤除风险。根据非洲猪瘟病原虽然环境抗性强,但对强酸、强碱、醛类、复合碘类消毒剂敏感以及不耐高温等特点,在每道防线处,设计有效的消毒方案,并将处理结果即时检测评估。尽最大努力将风险抵御在猪舍之外,减少病毒接触易感猪的剂量和频率(图1)。

    根据大部分猪场健康度差的母猪先发病的特点及非洲猪瘟病毒感染时免疫逃避的机制,对实行限饲的妊娠猪群给予充足营养,增加背膘管控标准,提高健康度;给猪群添加具有免疫增强作用的中药制剂,增强抵抗力,提高感染阈值,让猪群可以抵御低剂量、低频率的病毒攻击。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1 御敌于外、截病于初理念图示 (改编自仇华吉老师)

    2.结构性生物安全确保御敌于外

    以易感动物为中心,根据生物安全风险级别将猪场与周边环境分为缓冲区、隔离区、生活区与生产区。结构性的设置四道防线,严控人流、车流、物流和有害生物流等传播途径,通过分四区、管四流等设计做到精准评估,远离风险,层层滤除,保证御敌于外(图2)。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2 分四区、管四流图示

    2.1 分四区

    不同生物安全等级区之间设置一道防线,每道防线均设有切实可行的消毒管理措施(表1),针对特定风险进行处理。

    A:周边区与缓冲区之间设立第一道防线(距离猪场3公里以上),设置隔离中心、销售中心、车辆初洗点,将拉猪车和最难控制的外来人员带来的风险摒弃于猪场之外;

    B:在缓冲区和隔离区之间设置功能齐全的洗消中心作为第二道防线,清洗消毒处理所有入场的人、车、物;

    C:在隔离区与生活区之间设置第三道防线,包括人员换洗通道、物资熏蒸通道、中转料塔、中转出猪台,所有车辆内外分开,所有人、物均进行消毒处理;

    D:在生活区与生产区间设置第四道防线,管理有害生物流(蚊、蝇、鼠、鸟)、人员换洗和物资熏蒸。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2.2 管四流

    A:所有外来车辆均需要经过清洗-消毒-烘干后,经用荧光定量PCR方法检测非洲猪瘟病原为阴性后方可进入洗消中心进行二次洗消处理(图3)。场内场外车辆严格分开,互不交叉。饲料和猪只转移均通过车辆完成;

    B:所有人员采用四换洗、四隔离的方法控制风险,分别在隔离中心、洗消中心、隔离区、生活区每处隔离24小时,每处洗澡后换穿下一区域专用服装方可进入;

    C:所有入场物资采用一清洁三熏蒸的方法处理,洗消中心将所有入场物资进行预处理,清理灰尘和杂物,去除外包装。之后经过三道防线进行臭氧或甲醛熏蒸(图4),保障消毒效果;

    D:根据生物习性,对鸟、兽采用隔断驱离处理,对蚊、蝇、鼠采用物理隔离与化学灭杀为主的手段,防止生物媒介传播疾病。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3 料车洗消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4 物资熏蒸

    3.采取综合性措施提高免疫力,截病于初

    中国养猪环境情况复杂,猪场生物安全工作可能会百密一疏,不能100%保证非洲猪瘟病毒接触不到猪群。根据感染动力学研究成果,非洲猪瘟病毒经口鼻接触传播,感染依赖于感染剂量和接触频率,提高猪群抵抗力水平可以提高感染阈值。因此采用提高营养加中药保健的综合方法提高抵抗力,使猪群可以抵抗低剂量低频率的非洲猪瘟病毒攻击。

    3.1 使用背膘管理的办法(图5),精准调控营养,使母猪群背膘高于推荐值3mm,维持高营养水平,提高猪群健康度。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5调整后背膘分布

    3.2 通过对调节免疫力中药(如芪贞增免颗粒、刺五加女贞子越橘混合物)的准确评价,选择可以提高猪群免疫力、诱导内源性干扰素产生的中药(表2),提高猪群抵抗力,截病于初。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表2 刺五加女贞子越橘混合物诱导产生干扰素

    4.精准检测、科学评估、持续改进


    4.1 开发生物安全评估软件,生物安全检查表,由兽医定期或不定期对生物安全设施、设备、人员操作、记录进行检查,查缺补漏,持续改进(图6)。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6 生物安全评估整改

    4.2 邀请外部兽医专家进行交流(图7),学习外部先进经验与最新的研究成果,不断升级生物安全措施和方法,持续改进。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图7 邀请 PIC全国技术服务总监刘从敏博士现场指导


    4.3 在猪场附近建立检测实验室,采集猪场周边环境样品、每道防线的处理样品,评估风险等级与风险距离。确认消毒处理结果,及时根据检测结果采取补救措施(表3)。

    4.4 对猪群进行定期检测评估(表3),对大群采集口腔液检测病原监测猪群感染情况。对每一头异常猪只采样检测,确定是否为非洲猪瘟感染,做到健康评估和尽早发现。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表3 定期监测评估

    面对非洲猪瘟,在目前没有商品疫苗来保护易感动物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依靠科学的认知,运用系统思维,通过构建结构性生物安全方案、提高易感动物的感染阈值、精准评估风险、反馈处理结果等综合性措施,做到对非洲猪瘟的可知、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专家点评


    当前全国各地非洲猪瘟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但仍然有大量猪场在非洲猪瘟的威胁下存活下来并发展壮大,他们探索出很多行之有效的防控经验。

    防控非洲猪瘟的主要思路是,通过洗、消、烘等手段尽量减少病毒进入猪场,降低接触易感猪的病毒剂量和频率,通过多道防线、层层筛除风险来切断传播途径,通过提供充足、均衡的营养提高感染阈值来保护易感猪,辅之以实验室检测来评估风险、评价效果,做到早发现、速处置。如此可以做到对非洲猪瘟的可知、可防、可控。文中介绍的一些理念和做法很有参考价值。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赵宝凯 于学武:御敌于外、截病于初,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内容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相关推荐
     
    图文热点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辽ICP备1101650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