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男子为头猪杀两人 潜逃23年终被擒

  
  • guoping   北国网官方  
  • 2016-09-30 08:34:00
    【导读】林浩逃到牡丹江穆棱时当地的住处,后妻子去世,全家搬到虎林市一农场。崔晋涛 翻拍23年前,当年28岁的朝阳建平人林浩因为讨要300元的一头猪钱,刺死两人重伤一人,随后举家潜逃,改名换姓在黑龙江生活至今。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林浩还...
    朝阳男子为头猪杀两人 潜逃23年终被擒

    朝阳男子为头猪杀两人 潜逃23年终被擒

    林浩逃到牡丹江穆棱时当地的住处,后妻子去世,全家搬到虎林市一农场。崔晋涛 翻拍

    23年前,当年28岁的朝阳建平人林浩因为讨要300元的一头猪钱,刺死两人重伤一人,随后举家潜逃,改名换姓在黑龙江生活至今。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林浩还是每日提心吊胆,惴惴不安,不敢与人多唠嗑,和孩子保持单线联系,全家上下见到生人异常警觉……

    趁女儿林萍回乡办理新身份证的机会,他想让女儿谎称他已经死亡,将他的户口注销,然后他可以安心地生活。

    2016年8月初,林萍回到建平欲将父亲林浩的户口注销时,引起当地警方的警觉,建平警方经过一个多月时间,多次前往黑龙江林浩的落脚点侦查走访,最终将林浩抓获并带回建平。

    23年前一头猪引发血案

    1993年,28岁的林浩在建平一个砖厂打工,5月6日这一天,林浩忙完一天的活后,和几名工友出去喝酒。席间,林浩谈起了同村的屠户杨某还欠他300元的一头猪钱,这笔钱当时对于整日辛苦劳作的林浩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林浩想着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才挣10多元钱,还要养活一家四口,越想越气,同桌的工友都劝他,让他找机会好好说说,别动气。

    晚上散席后,林浩咬咬牙还是敲响了杨某家的大门,“谁呀?”杨某与兄弟和父亲在屋内已经休息,“我,林浩。”杨某打开大门,一身酒气的林浩进屋,“我那头猪的300元钱啥时候给我?”林浩开门见山又谈起了猪钱的事。

    “猪是卖了,但是对方也欠着钱呢,等那边给我钱,我就给你送过去。”杨某也吐露了自己的难处,但是林浩一股酒劲上来,与对方吵了起来。吵闹中,林浩抓起杨某家的杀猪刀,疯狂地刺向了杨某家的三人,结果杨某和父亲当场死亡,杨某的兄弟身受重伤。

    见此情景,林浩的酒也醒了,连忙跑回家,喊起老婆带着姑娘和儿子逃出建平。

    隐姓埋名在矿区打工

    林浩一路向北逃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穆棱,他在一个矿厂打起工,一家人更改了姓名藏匿下来。

    这些年,林浩每日战战兢兢,拼命地工作,不敢让自己歇下来,工友和他聊天,他也是不多说话,几句话后就打岔离开,生怕暴露身份。

    2003年,林浩的妻子突发脑出血死亡,林浩带着两个孩子去了黑龙江省虎林市。将孩子安排好后,他在一个村干部家做起了长工,帮着干些农活,吃住在这家。

    出逃多年的林浩在生活细节上处处小心,和两个孩子保持着单线联系,经常换电话号,需要的时候他去看孩子,孩子基本上找不到他。

    每当村里有生人出现,他都会想是警察来找他,便远远地躲出去,过一阵儿再回来。

    注销户口被警方发觉

    林浩消失后,建平县公安局曾多次组织追捕,因为当时的条件,林浩并没有留下照片等信息,警员对林浩没有一个直观的印象,多次追捕均无果而返。

    2016年8月4日,警方获悉,林浩的两个孩子回建平乡里办理身份证,并为其父母办理死亡注销户口。

    接到线索后,建平县公安局长金合文非常重视,要求刑侦大队组成专案组,尽快查清真相。

    警方得知林浩的女儿林萍已经结婚生子,生活一般,林浩经常贴补女儿,而林浩的儿子在其出逃时还不到一岁,目前还没有成家,遂兵分两路,一组调查两个孩子的生活轨迹,另一组核实林浩的死亡情况。

    民警经过大量调查走访获知,林浩曾化名周海,在牡丹江一带生活过。

    林萍称其父2004年去世,骨灰存放于黑龙江省牡丹江林口县,建平警方到牡丹江、虎林、鸡西等地调查林浩死亡情况,警方在林口县民政局查阅了2004年前后共7年的火化证明和骨灰存放台账,其中并未发现有林浩或是周海的姓名。

    建平警方到当地调查发现,林萍手中的死亡证明是林浩花200元钱由他人伪造的,至此,警方已经掌握林浩并没有死亡的情况。后经调查,确定林浩目前居住在黑龙江虎林市的庆丰农场。

    便衣***误认为贼

    2016年9月17日,建平县公安局长金合文亲自带队前往黑龙江虎林市庆丰农场抓捕林浩,根据事先了解的情况,林浩住在一村干部曲某家中,警方全员身着便衣开两辆普通车经过曲家门前,远远看见曲家有六人围坐在一起喝酒,但是因没有林浩的影像资料,大致断定的是这几人中有林浩,但不确定具体是谁。

    两辆车开了几分钟后折回,就在要停在曲某家门前时,曲某家附近突然冒出30多名壮汉,个个手持镰刀菜刀等利器,将几名警员围在中间。还有人大喊:“看你们转转悠悠的是不是偷东西的?”

    建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常为民说:“当时情况危急,我们不能透露身份,因为林浩就在人群中,如果他知道,势必会逃走,但是不标明身份,场面还有失控的危险。”

    就在僵持的时候,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人,手拿菜刀,自上而下劈向常为民,常为民闪身躲过,此人随即被其他同伙拉住。同时警方有人将曲某挟在身旁,低声表明了身份,这时曲某恍然大悟,承认了村民是他召集而来,大声对村民说这是误会,不露声色地稳定了众村民的情绪。

    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恩杰介绍,警方随即要求曲某将刚在他家喝酒的几人找出来,曲某站在众人前面一指:“你、你还有你……”话音刚落,4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但经确认几人中唯独少了林浩,警方为掩人耳目,立刻撤离,在半路留下了两名警员观察。

    众村民随即散去,两名潜伏下来的警员经过打探得知,林浩溜到一家超市躲了起来,遂联系其他警员,赶往超市将林浩抓获。

    被抓获时长舒口气

    “林浩!”听到这个20多年没有人喊过的名字时,林浩先是一惊,随后表情却很轻松,长舒了一口气:“23年了,你们终于来了。”林浩坦言,这23年来,他夜不能寐,每日担惊受怕,连个真心朋友都没有,不敢和人长时间唠嗑,每天都在提防着别人,村里每当来陌生人,他都会以为是来抓他的,都会找机会出去躲一躲。

    “孩子和几个外孙当外人面,都说不认识我,女儿儿子甚至女婿外孙都是用的假名字,

    这次如果不是几个外孙上不了户口,女儿也不能回去办新身份证和户口,“林浩讲述了女儿回乡的缘由,他还说,想让女儿将其户口注销,再整整容,彻底洗白身份重新生活。

    更多有关

    内容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相关推荐
     
    图文热点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辽ICP备1101650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