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分析 > 正文

降低养殖风险 监管力促生猪保险保额提升

   转载 发布时间:2019-09-11 06:54:31   来源:同花顺财经   举报
【导读】继银保监会、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相关政策,鼓励保险资金、保险产品护航生猪市场后,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意见建议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提高保险保额、扩大保险规模,并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联动,鼓励地方继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

继银保监会、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相关政策,鼓励保险资金、保险产品护航生猪市场后,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意见建议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提高保险保额、扩大保险规模,并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联动,鼓励地方继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试点。分析人士指出,提高保险金额有利于鼓励农户投保,对稳定养猪业有积极意义。不过,在承保过程中,也要谨防弄虚作假、骗取补贴等违规行为。

稳定市场生猪保险保额提升

为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增强猪肉供应保障能力,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提出,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提高保险保额、扩大保险规模,并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联动,鼓励地方继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试点。

而近日银保监会、农业农村部也联合发布相关政策,鼓励保险资金、保险产品护航生猪市场。例如在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政策方面,提高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保额,暂时将能繁母猪保险保额从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育肥猪保险保额从500—600元增加至800元,具体事项按财政部门有关要求办理。

在此之前,国内一些省份已提升了生猪保险的保额。例如江苏银保监管局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生猪生产恢复发展有关扶持政策的通知》,将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金额分别从1000元/头、600元/头提高到1200元/头和800元/头,以此来降低生猪养殖风险。

对此,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表示,以往生猪保险和能繁母猪保险的保险金额较低,养猪农户(场)兴趣不大,投保积极性不高。现在提高保险金额有利于鼓励农户投保,对稳定养猪业有积极意义。

那么,生猪保险的保额提升将对保险公司产生何种影响?对此,安华农险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因疫情导致生猪养殖规模迅速下滑,保险公司的承保业绩也受到影响。而该项政策能够引导有能力的规模养殖户、养殖企业恢复生产、扩大生猪养殖规模,一定程度上可增加险企的保费收入。同时,该政策也提高了赔付标准,如果疫情再度爆发,险企赔付支出将加大。

养殖户吃上“定心丸”

随着非洲猪瘟疫情的来临以及政府的宣导,农户也逐渐也意识到投保生猪类保险的重要性,投保积极性有所增加。

那么,生猪保险都有哪些类型?安华农险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称,目前生猪保险的主要险种有三类,一是中央财政补贴支持的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给予养殖户生产成本一定比例的保障;二是补充性的商业性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给予养殖户更为充足的生产成本保障;三是生猪目标价格或者目标收益类保险,帮助养殖户抵御市场价格波动风险。

“生猪保险可以给生猪养殖户提供较为全面的保险保障,有助于提高养殖户的抗风险能力,增强其生猪活体抵押信贷融资的能力,鼓励有能力有意愿的养殖户和养殖企业恢复生产或者扩大生产,从而增加生猪产品的市场供应,逐步稳定生猪市场。”对于生猪保险的当前意义,该负责人解释道。

对于生猪保险的保障,保险公司的历史理赔数据便能佐证。以太保产险为例,2018年该公司实现猪类保险保费收入9.13亿元,截至2019年6月底保费收入8.38亿元。而除上海地区外,该公司截至2018年年底生猪保险已决赔款51678.33万元,未决赔款2399.42万元;截至今年6月底,生猪保险已决赔款40918.19万元,未决赔款22131.81万元。

此外,今年上半年,安华农险所有猪类保险的简单赔付率为107.48%,同比上升46.91个百分点。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生猪死亡率上升,导致赔款比去年同期增加84.76%。

谨防承保“三虚”问题

为避免在承保过程中出现的弄虚作假、骗取补贴等违规行为,相关部门对生猪保险保费补贴管理问题进行专项整治,银保监会也多次下发罚单处罚险企承保生猪保险存在的“三虚”问题,即虚假承保、虚假理赔、虚假费用。

例如,自2018年9月至2019年6月,德阳市在全市开展专项整治政策性生猪保险保费补贴管理问题,共核查涉案人员545名,其中保险公司内部处理57人,追回财政补贴资金6448万余元,占全市三年补贴总额的38%。

监管部门指出,此类骗保骗取补贴的行为已形成三方勾结的利益链条,即保险从业人员“无中生有”、骗取保险,基层站所“有权任性”、故意放水,养殖户“少养多投”、虚增保费。

而近年来银保监会也多次下发罚单惩处相关行为。例如重庆银保监局2019年的首张罚单剑指生猪保险违规乱象。重庆银保监局表示,某财险荣昌支公司在承保荣昌区兴驰合作社生猪养殖收益保险过程中,将合作社社员的生猪共5000头,记录为自然人夏某的生猪进行投保。同年11月,该公司又以同样的方式承保该合作社5000头生猪养殖收益保险,投保人和被保险人记录为自然人周某。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该做法通过编制虚假资料,从而便于重复投保进而骗取理赔资金以及财政补贴。

某保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这类情况在一些省份较为普遍,原因之一是有些保险公司在正常出售保险时,养猪户不大愿意花钱买保险,于是险企就会通过弄虚作假的方式与养猪户(场)合谋套取补贴然后进行分赃。不过,去年以来这一现象已有改变,因此“三虚问题”有所收敛,但保险公司的相关赔付率也在上升。

而对于如何防止“三虚”问题,庹国柱指出,首先,要加强监管处罚力度,如采取相应措施提升险企及相关负责人的违规成本。其次是保险公司要提升自律能力,建立内部约束机制以及树立从上到下的合规意识。此外,也要加强制度创新,如通过共保的方式建立相互监督的机制,避免保险公司无序竞争。

险企多元化创新增加投保率

“目前存在有意愿购买的养殖户,因规模不达标或其他原因而被保险公司拒保,究其原因为品种单一、成本太高等因素。这就要求保险公司应对当地养殖情况及风险状态进行充分调查,创新思维,针对不同养殖户开发出品种多样的保险产品,增加其投保的可选择性。”某险企负责人直言。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一些财险公司在生猪保险等农险产品方面也逐渐呈现多样化趋势。例如,为避免巨灾给规模养殖企业(户)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太保产险研发了规模养殖企业(户)适用的生猪养殖重大灾害保险产品;同时为保障农户生猪养殖利润,依托玉米、豆粕期货市场,研发了猪饲料价格成本指数保险产品等。

同时,由于生猪染上非洲猪瘟疫病后需要强制扑杀,为提升养殖户的财产保障,人保财险开发了非洲猪瘟疫病政府强制扑杀补偿保险。此外,安华农险也在一款养殖保险中,积极尝试区块链技术,引入运用分布式记账、智能合约等功能,既降低了成本也有效解决了标的数量问题,同时也有助于提高产品承保的风控水平。

来源: 北京商报网

关注同花顺财经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财经资讯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供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推荐
 
图文热点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指南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辽ICP备11016505号-2